樱落涟漪

每天都很颓废的全废。脑洞一大堆,却总觉得这个ooc那个不好写,懒癌晚期放弃治疗,经常脑抽

求文

占tag致歉,找到以后会删掉的。

求文章名,大体是安哥重生,背景是现代社会,安哥雷总双总裁,有一幕是鬼狐以凯莉生日为由邀请安哥,给他下药,想让他跟凯莉结婚好掌控他的公司(大概是这个目的来着),结果被安哥反套路,被人误认为是抖s?还是别的什么……

不记得cp具体是安雷还是雷安了,就不打cptag了,有知道的小可爱能告诉我文章名吗?谢谢!


【杰佣】为什么屠皇专挑人皇拱?(4)

一星期后。

“星辰还没到吗……”一个红色短发的帅气男子看着机场远处。

“你已经问了第三次了……星辰说了,出了点事,要晚些。”戴着面具的男子抱臂,“各位,我们还是找个人少点的地方吧?”

“算了吧……星辰马上要到了。”身着和服的女子话音刚落,就传来一道女声:“抱歉来晚了,是Jack你们吧?”

“嗯,星辰?”几人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橙色长发及腰,蓝色的眼眸像是夜空般深邃,身着一袭黑色及膝裙,整个人算不上容貌出众,但却胜在气质。

“嗯。”星韵点头,“走吧?”

“嗯。”

“竟然没有粉丝来堵你们吗……”星韵托腮。

“咳,好像,来了?”瓦尔莱塔疾走几步,“大家,赶紧走啊!”

一个小时后……

“那就再见了?”星韵看着几个不去她家的人,“要出去就QQ联系啊。”

“嗯。”三个人点头。

“嘛,那么,就请跟我来吧?”星韵轻笑,“别太大声……尤其是你,裘克。我弟这时间应该在直播。而且他和我本身就喜静。”

“我是那种很吵的人吗?!”裘克愤愤道。

“对啊。”星韵说完,就开了门,“诸位请进。”

“瓦尔莱塔你住我旁边,jack你房间在那边,裘克你跟哈斯塔住二楼。”星韵说。

“星辰你弟弟也是主播?”瓦尔莱塔看完房间,表示满意,随口问了这么一句。

“是啊,‘Neb’,你们知道的,人皇,不过他不知道我是‘万千星辰’,你们别露馅,我说我是你们粉丝来的。”星韵托腮,“嘛,晚饭想吃什么?”

“咦你竟然是我粉丝——”裘克一脸惊讶。

“你想多了我说是Jack粉丝把你们顺带带回来的。”星韵笑得有些危险。

“……”

附带品吗他们是!!!

“噗。”Jack突然笑出声,“如果你这话流出去,不知道那些cp粉又得疯成什么样。”

“没办法啊……还不是你。”星韵翻了个白眼,“对了我本名叫星韵·萨贝达,就别叫我星辰了,以免露馅。”

“哦,好。对了,是不是该做晚饭了?”瓦尔莱塔看了眼时间。

“嗯……等等,这会六点多了?!”星韵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冲到那个关着门的房间门口:“奈布·萨贝达!!!你又玩了一下午的游戏是不是!!!”

“……”

好吧,星辰……不,星韵的狮吼的加强版。

淡定捂耳的几人同时想道。

“姐!你打扰到我直播了!”房门打开,一个蓝眸少年不悦地看着星韵。

“得了吧,赶紧关了。你要不要眼睛?”星韵皱眉,“你还想再近视一次?”

“好吧好吧,我关了。”奈布无奈地揉揉头发,看向星韵身后的几人:“你朋友?”

“嗯。Jack,微笑,蜘蛛……章鱼。”星韵说,“你们认识一下,我去做饭。”

随着厨房门被关上的声响消失,客厅进入一阵诡异的静默。

人设

经典语录是我心里话系列

————————————————————————————————

姓名:星韵·萨贝达

性别:女

性格:稳重活泼,腐女属性,严重弟控,遇事冷静

外貌:橙色的齐腰长发,有时会扎成一个马尾,蓝色瞳眸,喜欢穿暗色系的衣物搭配浅色系外套

身份:奈布·萨贝达的姐姐,x站知名主播“万千星辰”

成就:“第x人格”线下赛监管者阵营季军

经典语录:

“无论什么性别,你爱那个人,总不会错。”

“爱不是大脑分析出来的,是心告诉你的。”

“同一性别?这就是你们辱骂的原因吗?真爱比不过异性恋?”

“我不认为他们有任何过错,包括所有同志,他们不过是爱了一个同一性别的人。”

“我认为那些经历过世界恶意还能坚持的同志才值得敬佩他们的勇气——因为他们的感情,在经历了重重阻挠后还没变色,是很纯洁的感情……”

“我不是同。但我支持他们。他们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的,他们想到了一切后果,所以……”

“我会护着他们。”


【杰佣】为什么屠皇专挑人皇拱?(3)

这边星韵刚做完早饭准备回去继续睡觉,她的QQ就又发出了提示音。

深夜狂欢群。

星辰:[谁啊……吵到人睡觉了啊喂!!!!!]

有一会,群里安静了。

还记得那次那几个在群里聊天,把星辰吵醒了之后,被她怼到怀疑人生……

有起床气的人惹不得……这是几个人的一致观点。

Jack:[咳,星辰你这个点不是醒了吗?]

星辰:[昨晚上睡太晚……算了你们在聊什么]

要一直微笑好吗:[关于去A市游玩的事……准备趁着有空放肆一把]

脆脆鲨:[对了星辰你是A市人吧?给我们当个导游?就当面基了。]

星辰:[……行吧。你们什么时候来?]

永不会过期的演员:[一个星期后。我们到时候在A市约个地方见面吧?对了星辰你家有空房间么这样省得订宾馆了。]

红色蝴蝶:[妾身没意见,诸位呢?]

Jack:[没有。]

要一直微笑好吗:[好啊。]

班恩:[那就这样吧。]

星辰:[住我家么……也行吧,就是不准太吵啊,我弟他喜静。]

红色蝴蝶:[妾身算了,我妾身A市有个朋友,妾身去找她好了。]

班恩:[我也一样。]

脆脆鲨:[我女儿也在,我找她一起住。]

星辰:[嗯……那就来住的就是Jack,裘克,蜘蛛?呃……哈斯塔你要来么@才不是章鱼小丸子]

才不是章鱼小丸子:[嗯。]

星辰:[哦]

星韵关了手机,出去找到奈布:“奶布,我有朋友要来家里住,是几个主播,你们应该会有共同语言。”

奈布抬头看她:“你有做主播的朋友?”

“是啊,之前看他们直播感觉很有趣就去勾搭了,他们一星期后要来A市玩,所以……”星韵点头。

“哦。那行。别打扰到我……我隔壁房间不准给人住。”奈布说。

“……不行。房间不够。”星韵皱眉。

“你有几个朋友要来?”奈布看着她,最终妥协,“你收拾可以,但不能让个吵闹的人住。”

“可以。”星韵默默盘算,她旁边的房间给蜘蛛,奶布旁边的给Jack,裘克和哈斯塔就住二楼……好了。(这边私设星韵和奈布住的是二层楼带花园的那种小洋楼)

当天晚上。

“大家晚好啊。”星韵点开直播间,就看到满屏都是询问:

「星神星神!!听说杰神他们要去你家住?!!」

「星神星神!!你认识杰神他们吗?!!杰神长得怎么样!!!」

她有些好笑地回答:“嗯,他们要来A市玩,至于样貌,我也不知道呢,得等到时候见到。”

结果弹幕里……又刷起了之前好不容易才下去的cp风波。

「星杰同好们!刷起来了!」

“……我跟Jack没什么……”星韵自己都觉得这反驳很无力,“还有,不要再刷cp了,影响不好。”

「星神的话好无力啊。」

「是啊是啊,不过星杰……星神是攻么??」

「对啊,你们是没见过Jack受的样子!」

“……我说你们,够了啊喂!”星韵简直要暴走,“我去看书,你们慢慢聊哈。”

「星神别!!」

「我们错了星神!!」

“……你们就是仗着我宠粉。”星韵揉揉眉心,“你们想知道什么。”

「啊杰神跟你的关系!!」

“就是普通朋友。”星韵果断地回答。

「哈,就小辰你还回答……我吗都装看不见的。」突然划过一条弹幕,账号名……

“红蝶?你看我直播?”星韵有些诧异。

「实际上,我们几个都在看……我跟你们星神只是朋友。」Jack这后半句是说给粉丝们的。

「咦咦咦杰神看星神直播啊~~」

“……”星韵扶额,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Jack跟她传出cp来着……哦,那个回答节目……

呵。

什么叫做“如果要找恋人的话,就找跟星辰那样有蓝色眼眸的人吧,像大海一样,很好看。”

呵。

Jack说过的,在此之前。

她的眼睛,更像是夜空,而不是大海。

所以……

那群人只是因为他提了一下她吗?!

呵。

人啊。

【杰佣】屠皇为什么专挑人皇拱?(2)

★奈布姐姐姓名设定为星韵.萨贝达,别问我这名字怎么那么怪我瞎起的
★每一篇都要提醒的ooc
★[]内是QQ信息
——————————————————
“滴滴。”星韵刚刚点了确定,就听见QQ发出提示音。
她看了眼消息提示:“嗯?他艾特我干什么?”
点开群,入目就是那个小丑头像的艾特:[小星星!跟你商量件事呗!]
星韵眉头一挑:[裘克……我说过,不准叫我小星星……]
被称作裘克的人迅速转移话题:[那不叫了!这局游戏,我们五个评分最低的晒一下好友列表?]
[游戏的?]
[嗯!]
[不都是些粉丝什么的吗,裘克你看这个干什么?]英伦绅士也冒泡了。
[有人想看!]
[行吧,我没意见。]英伦绅士的消息后,一直未出言语的班恩也发了:[可以的,还有,你们能开始动了吗……]
[那行吧。顺便,裘克你出生在我旁边哦。]星韵发出这条消息后便切回页面。
“红教堂……?”星韵轻笑,看来说他们之一要爆好友了,红教堂可是她背出的第一张,也是最牢的地图。
然而……
二十多分钟以后,星韵冷漠地看着页面上的“一败涂地”,点开了好友列表截图发送。
深夜狂欢群。
星辰:[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星辰:行了
要一直微笑好吗:嗯?那个“才不是奶布”……怎么没见过?
星辰:我弟。
小鹿斑比:星辰你还有弟弟?
小鹿斑比:……我的名片又谁改的?!
脆脆鲨:不知道。
【管理员】永不会过气的演员:我改的,有意见吗?
班恩:我说你们……小鹿班比这个梗还没用完吗!
星辰:当然没有。
班恩:……
星辰:要睡觉了,明天聊吧。诸位晚安。
Jack:晚安。
要一直微笑好吗:晚安。
班恩:晚安。
脆脆鲨:晚安。
永不会过气的演员:晚安。
红色蝴蝶:晚安。
不是章鱼小丸子啊:晚安。
第二天。
星韵是被自家弟弟房间里重物坠地的声音吵醒的。
嗯……
嗯??
她在懵了几秒后立马跳起跑到奈布房间门口:“奶布?怎么了什么事?”
“嘶……没事摔地上了。”房间里,奈布总算清醒,刚说完就听见门口毫不掩饰的大笑声:“哈哈哈哈睡个觉都能摔地上你太厉害了奶布哈哈哈哈哈,你床又不小哈哈哈哈哈我当时可是买的双人床啊哈哈哈哈哈。”
“你够了!”奈布推开房间门,不出意料地听见了姐姐吃痛的喊声。
“奈布!”星韵皱眉。
“姐对不起……”奈布缩了一下。
“……行了行了,你去洗漱吧,我去做早饭。”星韵揉了揉头发,好烦啊。昨晚熬太久了现在好困啊……

【人设】为什么屠皇专挑人皇拱?

是私设的人设ww
——————————————————
姓名:墨宸
性别:女
阵营:监管者
在外特质:
隐伏:不知埋伏的猎人不是好猎人,接近求生者五米内才会心跳(但会跳得厉害),击中求生者减少攻击后停顿时间
虎豹:恐惧半径内求生者一切行为速度减慢10%,翻箱得到的东西有50%无法更换,在经过被拆毁的狂欢之椅/破译完的密码机时可恢复其性能/倒退回仅破译40%的状态(恢复这个有冷却时间,30秒)
技能:
夜影玫瑰:随机窃取一个求生者的视野,并且将一直显示其方位,将其放上狂欢之椅后开始冷却
冷却时间:10秒
命运抉择(灵感来源自时间与贪婪老师的审讯师人设,已获授权):在求生者可开启电闸的情况下选择一个大门或地窖封锁(可以破译,但不能开启大门且会显示3秒位置)(只可封锁一次)
冷却时间:无(就锁一次另一扇早开了冷却什么……)
红玫落舞:随机传送到一名正在破译的求生者边,求生者不会有心跳提醒(但她不会隐身),在技能时间+冷却时间结束前都是被她击中就会恐惧震慑,绑上狂欢之椅后减少10%的坚持时间,而且在放求生者的狂欢之椅50米范围内破译、治疗速度减少30%,奔跑速度减少20%,每击中一个求生者自身速度增加4%,攻击恢复时间增加6%,最多叠加两次
冷却时间:90秒
(技能可能多了点……但原谅我一个都不想删)
(我知道存在感什么的不对……但我不想写,因为这几个技能没什么连接性)
(奈布姐姐的人设我能不写吗我不想写……)

【杰佣】为什么屠皇专挑人皇拱?

★有论坛体出没
★ooc,因为本人没做过日记,所以对人物的理解来自于自我或别人的分析及同人,如果认为我没写好请与我沟通
★是全员基本主播的设定,游戏描写不会好,渣废无能……
★游戏是第五人格。其他的没玩过。
★关于主播什么的也不是特别了解只是单纯觉得这个设定很萌。所以写的不对的地方请指出。
★「」内是弹幕
★主cp杰佣,副cp园医欺诈组蝶盲鹿幸,还有的让我想想
★高亮:有原创人物,人物介绍会发的,但……我会皮一下的,五格也会多出一个监管者,是我私设,技能是往玛丽苏那偏的……
★不喜勿喷或轻喷,实在忍不住可以叉掉 ★这儿被七夕的狗粮吃得发撑并脑子晕了的涟熙,感谢您能看到这里,那么,开始吧?↓ —————————————————— 外面的夜色已深,但一栋房子的一间房仍亮着光。
“咚咚。”正当房间里的少年结束了一局后,敲门声响起。
“知道了姐我马上睡!”少年扬声道。
门外响起了脚步,这是她跟他不成文的约定——因为他是个主播,所以她不会进来,只会敲门提醒——你该睡觉了!
这位少年便是奈布.萨贝达,是B站的一位游戏主播,直播多半都在玩第x人格,常玩求生者,是个人皇!
不过,他似乎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也是个主播呢……
“睡觉了,明天再约!”奈布说完,不顾满屏幕的挽留关上了电脑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
旁边的房间,少女听见洗澡声响起,松了口气:“呐,诸位等急了吗?再来一局我就该睡了!”
“这局就自定义吧……嘛,那几个家伙还在线?”少女看了眼好友列表,“很好奇这群屠皇会不会是人皇呢。”
「星神请邀!!」
「嘿嘿这是屠皇与屠皇的战争啊。」
「星神这次打算玩什么?」
少女看着兴奋的弹幕,轻笑一声:“监管者最近好像出了新角色,想试试。”
「啊我知道!那个黑玫墨宸!命运抉择要是用得好那就是噩梦!」
「看来楼上已经经历过一次了hhhh。可惜我碰上的全程没用过。」
“嗯对,就是墨宸。”少女邀请了几个人,“我对她比较感兴趣。”
几个人很快都同意了,墨宸见人满了就按了开始。
“前锋、佣兵、园丁、幸运儿?”少女看了阵容。
“……他们这是瞎选的吗。”少女无语。
——————————————————
七夕被狗粮气到脑子发昏的我又挖新坑了。
其实求生者……
一个,很小的,隐藏,糖?
如果没有写到cp是不会出现标签的。
我个人也不是很喜欢添个人标签……
墨宸是私设,背景故事什么的……
其实我还没完全确定下来,技能什么的已经确定但感觉苏了。
文章名字只是我瞎写的编不出什么了。

我可去你的督察使吧!!(3)

*ooc,原创人物有,尽量不玛丽苏
*我真的是越来越水越来越短
休战期。
“嘛,那什么,我想去休息几天,最近能不找我吗?”好不容易等到休战期的黛芙妮是绝对不会跟着雷狮去搞事了……
她至今都在怀疑观战团给她的建议是认真的吗。
“嗯。”雷狮也不想管她,反正这个团队除了卡米尔没一个衷心的。
多没多个她,一样。
“休战期不能私斗是么……”
森林。
“是这……没错。”黛芙妮抚上一棵树,那是一颗树,身上被划得乱七八糟。
“情定姻缘……”黛芙妮轻声,“你竟然还在啊……好像还有一块空,是给这届留的吗。”
她笑了笑,脑海中闪过回忆。
“定了又如何……还不是破灭了。”她笑笑,转身离去。
不远处,卡米尔拉起围巾。
黛芙妮……很奇怪。
她好像知道很多不该知道的。
她不像是参赛者……至少不像是第一次参加的参赛者。
“卡米尔,你在这干嘛呢?”如果黛芙妮连有人跟踪都不知道的话,那她真是白当了这神使。
“!”卡米尔一惊,她什么时候来的?
“嘛,这棵树……好像是大赛的一个道具,给情侣们记录用的,有介绍的,但我估计你们没兴趣看。”黛芙妮轻笑,其实的确是有……只是大家都只想着如何获胜,谁会静下心去谈恋爱?
就算谈了,那也是她死别的结局。
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呢……
“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注意休息啊。”黛芙妮转身,“毕竟你出事了,雷狮会很伤心的。”
她……直呼大哥名讳?

【雷瑞】

*cp雷瑞注意避雷
*是一个很沙雕的都没体现出老师的理解的文
*为了防止我忘记先放上来未完成版,就不先艾特老师了
虽然没什么雷瑞戏份但还是打个tag吧
——————————————————
又是这阵风。格瑞暗自想到,他虽好奇风从哪来,又到何去,但总感觉潜意识在告诫自己:别跟他,别跟那阵风扯上关系,就让他这么吹过去吧。
然而,有一天,金叫住了风,“请问你是从西边来的吗?”
“嗯?对啊,怎么了?”雷狮见是棵小草,有些疑惑,他想干什么?
“我叫金!嘿嘿,西边都有什么啊?我动不了,特别想知道ww”小草金笑着,有点傻气的笑容却能刷出人的好感来。
“也没什么,跟你们这一样。”不知为何,雷狮总觉得需要回答一下他。
“那……有跟我一样的小草吗?或者跟格瑞一样的大地?”金继续发问。
“没留意。”雷狮随口应了一句,他是从不留意这种事,那为何今天他就这么耐心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未来的他知道为什么。但现在的他不知道。
“……你好。”既然已经提到了自己,格瑞认为还是需要打个招呼。
“你好啊。”雷狮并没有过多地在意他,大地都是这种性格嘛。
又闲聊了一会,雷狮离开。
“格瑞,你说他还会来吗?”
“会的。”
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金自然是未能扛过严冬而被冻死,但他留下的草籽已经发芽,而雷狮和格瑞的日常相处……让高悬天空的月亮凯莉高呼秀分快。
然,他们俩怂。
对,很怂,特怂,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俩是互相暗恋他们偏偏就看不出!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被爱情蒙了眼睛昏了头脑吧。
“喂,我说,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某天夜里,凯莉问着格瑞,“我听说,”

我可去你的督察使吧!!(2)

*原创人物有
*人物是七创社爸爸的,ooc是我的
*努力不玛丽苏或苏得不严重,误入右拐
*作者全废,望轻喷
———————————————————
时间跳转至大赛前五联手怼小黑洞时。
“他怎么又来了……”黛芙妮无奈叹气,他给凹凸大赛造成了多少麻烦?
“神使大人。”丹尼尔的声音出现在她耳畔,“怎么处理?”
“他们怎么说?”黛芙妮问。
“他们想连同参赛者一起炸毁迷宫星。”丹尼尔淡淡道。
“……结果出来了?”
“还差您的一票。”
“……同意。”黛芙妮看了看小黑洞那边,选择了炸毁迷宫星。
他们不可能杀死他。
“那您?”丹尼尔的声音将黛芙妮出神中拉回。
“炸毁之前,我会回去的。”黛芙妮淡淡道,这届大赛已经给了她太多的意料之外,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他们会弑神。
所以,还是将他们,扼杀在襁褓中吧。
迷宫星地底。
“金,接下来,就交给我吧。”罗德烈说完,就跳出金的怀抱并将金弹开。
“罗德烈——”金只能喊,他赶不上了。
罗德烈和迷宫之主的对话跳过。
“金,你的选择是?”
“当然是大家一起过关啦!”金笑着,大概是看到罗德烈没事和大家都能过关的开心吧。
“你的选择跟你姐姐一样……”罗德烈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手中出现积分牌,飞向各处的参赛者。
迷宫星开始崩裂。
金看着罗德烈伸出手,却只是挥了挥……这是告别。
“罗德烈?!”金慌了,“你跟我一起走吧!”
“三年前,我遇见了你的姐姐秋,三年后,我又遇见了你,金。”
“谢谢你们,让我体验了当一回参赛者的感受。”
“小心督察使,她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罗德烈笑着,对于自己的结局,他很清楚。
这就是他的结局。迷宫之主的结局。
但这不是罗德烈的结局。罗德烈的结局是体验了一回参赛者后变回迷宫之主。
“督察使?罗德……”金还没说完,就被传送走了。
“金,再见。”罗德烈喃喃道,然后拔高声音,“督察使大人,你还不出来吗?”
“秋做得似乎有些过。”黛芙妮从阴影中走出。
“是你啊……好久不见了。”罗德烈看着眼前的女子。
“是好久不见了,但我不希望见到你。”黛芙妮静静看着他。
“我也一样。督察使大人还不走是想陪葬?”罗德烈轻笑。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做到这个地步。”黛芙妮表达了她的疑惑。
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秋可以让罗德烈不惜一切地想当一次参赛者。
“你不会明白的,黑暗大人。因为你……是出了名的无情啊。”罗德烈笑道。
黛芙妮皱眉,这个笑给她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当初顺带要求创世神收走自己情感是不是正确的。
黛芙妮最后看了眼罗德烈,留了一句话后离开。
迷宫星在她离开后不久炸开。
“迷宫之主?他当然是死了。”事后其他神使问起,黛芙妮只这么回答。
你问她为什么不说名字?
“他需要名字吗?”这就是她能给你的回答。
也是创世神及神使对名字的态度。
———————————————————
对名字的态度纯属瞎扯。
其实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写卡埃……因为感觉原著背景下卡埃的交集不多不太好写……(说到底就是你渣)